首页> 灵异> 中邪> 第1章 送香

第1章 送香

作者:超级卡路里更新时间:2017-06-03 08:30字数:2893

我家是做香地,在鬼街开了家香铺。所谓鬼街,就是县城里的丧葬用品一条街,专做死人买卖,平常人嫌晦气,不爱到这儿来,所以生意很冷清。

像我的话,三五天不开张都是常事,可你要是以为我不赚钱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三百六十行,哪一行不求财?只要懂得门道和诀窍,黄土都能换?#24179;穡?#19979;九流的生意照样能发大财。

我叫李霖,今年十九,做过的最大一单是两百万,恐怕比起普通家庭一辈子的储蓄?#32423;唷?#21487;惜,我赚的是阴财,留不住,来得快去得更快。

爷爷说我四柱属阳,八字重,做咱们这一行就要个能镇得住地。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和死人打的交道多了,半夜难免遇鬼,所以给我留下了几条规矩。我照着他的吩咐,生意倒也做的顺遂,直到有一天晚上。

冬天里天黑得快,我早早关了店,准备做晚饭。最近没啥开张,手头紧,一分钱都要掰成两半花。外面做的太贵,还不干净,我买了个煤炉,烧水做饭都方便,还省掉了一大笔暖气费。

一把挂面下锅,两个鸡蛋一磕,等到汤色变白,我立马起锅。加上酱油和醋,撒上葱花,配上辣?#26041;矗?#21507;得我浑身燥热,额头流汗。

叮铃铃,突然来了电话。

“喂,你好,李记香铺。?#21486;?#20809;叔啊,有事?”

打来电话的是陈光,他是这一行的前辈。陈光家的门面比我大多了,就在医院对门,地段佳,生意好,同行们客气,都称呼他一声光叔。

“小李啊,有没有镇魂香,我这边急着用。”电话那头他的语气?#34892;?#24613;,还传来吵嚷声音,“我这边遇到了点事,?#34892;?#26840;手,最好是你爷爷留下的香,?#39029;?#21452;?#37117;?#38065;。”

看来光叔是真急了,我家的香本来就比别家贵,他还肯出双倍。

我刚想答应,就犹豫了。爷爷说过,不能接二?#20540;ァ?#27515;人好处理,也不好处理,碰到寿?#29031;?#23517;地,大家都欢喜。要是碰上那种含恨含怨地,走的不太平,很可能生出什么变故,我也不清楚光叔这一单里头有没有什?#33905;?#34394;。

“小李啊,算是老哥哥请你帮个忙,我记着这个人情。”

我想了想,能让光叔欠我一个人情,可不容?#20303;?#20877;说,我现在手头紧,能有一笔送上门的买卖,何必不做?

“成,?#20154;?#22909;,我只是送香过去,其它一概不管。”

“好嘞,我这就让人去接你。”

很快就有一辆奔驰停到铺子前,来的是个小年青,叫做王禽,是光叔铺子里的学徒。我拿了香,跟着他直?#23478;?#38498;。

这时候是七点多,外面早就黑沉沉地,医院里倒是亮堂堂地,?#27515;慈送?#21482;是透着一股让?#25628;挂?#30340;死沉气氛。王禽领我到住院部十层,这里人就少得多,居然是高级病房。看来光叔接了个大单子啊,事主应该是个大款。

一个穿着大羽绒服,抹?#25490;?#22918;的四十多女人蹲在病房前头,看到我过来,急忙叫道:“小李,你总算来了,快,快点。”

这个女人是光叔老婆,在医院里做护工,别看人打扮老土,护理手段可是一流,送走的人超过一百。听说连县委一把手的老娘住院,都是她亲?#21482;?#29702;地。光叔生意能做的这么大,也有他老婆的功劳。

我看她左脸被抓花了,就知道这回事情不顺。

果然,病房里?#34892;?#21557;嚷,有几个打扮光鲜华丽的中年男女,脸上带?#25490;?#27668;,光叔正满头大汗地解释着什么。

“别急,我保证,马上就好。”

“什么马上就好?这都折腾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完。陈光,我跟你说,我爸要是走的不安稳,那都是你的错,我让你在罗城待不下去。”

“是,是,韩先生,您消消火”光叔也算是有头脸的人物,在这个男人面前,像个孙子一样老实。

他看到我,如同看到救星,“小李,你总算来了,快,快。”

有个长满青春痘,一脸桀骜的黄毛跳出来,“老东西,你耍我们呢?你说的高人呢,就这么个毛都没长齐的东西。”

我脸上带笑,心里嗤了声。豪门的生意难做,有钱人难伺候,什么都不懂,还偏偏?#19981;?#21040;处插一手。要是碰到那种有钱无德,教养跟不上地,那就更难办了。要是我,就冲这家人的表现,绝不会接这单买卖。

有个打扮雍容的女人说道:“小武,别闹。那个谁,你来看看,老东西不行,小年青头脑好,办成了我们不会亏待你。”

我笑笑,“别,我就是给光叔跑跑腿,这儿还是他主事。”

光叔感激地看着我,女人生气哼了声,“就是给料理死人地,真把自己当个玩意儿了,不识抬举。”好像我刚才说的话拂了韩家的面子,不仅是她,其它几个人都面色不善地看着我。

我也?#34892;?#19981;开心了,?#27785;搜?#38889;家人,顿时眼皮直跳。

刚才没注意,这一细看,韩家人是怎么回事啊?虽然穿戴不俗,但是各个印堂发黑,头笼黑纱,这是有祸事的征兆啊。印堂位于?#20339;?#38388;,懂玄学的人察?#24616;?#33394;,从这儿能看出一个人最近的气运。我跟爷爷学了十几年,这点本事还是有地。

先前跟光叔说话的中年人看来很有威望,他一挥手,“让他来。”

光叔拉我过去,病床上躺着个老人,瘦的皮包骨头,眼睛怒睁,嘴巴张开,硬邦邦地早就断了气。

光叔跟我说,这是韩家的老爷子,骆县里数一数二的大企业盛然制造的当家人。半个月前检查出身体不适送了进来,前几天,医生还说身体指标一切都好,谁知道今天下午突然就断了气。

之前是光婶照料韩老爷子,这么大的一笔买卖自然要给自家人。光叔带着两个学徒,亲自动手,给韩老爷子擦身子换寿服,整理仪容,谁知道老爷子嘴巴不合眼睛不闭,明显是死的有冤情。

“这些有钱人怕死,舍不得富贵,怕是不肯走,你给我点上一根镇魂香,好让我送他上路。”

我点点头,让学徒把门窗紧闭,请韩家人先出去等着。雍容女人一脸不快,“我爹死了,我们几个做儿女的还不能看?你们别耍花?#37034; !?/p>

“也行,那你们别说话。”

我走到老爷子跟前,双手合十,道:“老爷子,生死别离,人之常情,莫要祸害了子孙后辈。黄泉路?#21486;?#36865;您一程。”

我剪下老爷子一束头发,触碰他的皮肤时,只觉得他的身体滑腻腻地,像是摸着一坨烂肉让人恶心,不像是一般人死后身体由绵软变得僵硬的过程。

光叔早就准备了香炉,我将头发投进去,然后郑重地取出一束黑香,拜了两拜,将黑香给引燃插上。

一缕香烟,?#30041;?#32780;起,飘渺迷蒙,散发着一股幽幽香气。屋内顿时变得沉寂,清净,让人心神?#20806;恚?#24536;记了世间烦忧。

光叔带着两个学徒,利落地给韩老爷子擦身子。

这位老爷子身前应该是养尊处优,死相却十分凄惨,浑身皮包骨头,?#36335;?#20010;骷颅架子,偏偏肚皮鼓起如七八月的孕妇,像是里头装了东西。

光叔手段老练,拿着毛巾从头到脚擦拭过去,头发,脸部,脖子,胸膛,擦到胯下时,我眼皮一跳。韩老爷浑身惨白,偏偏大腿以下透着不正常的艳红,像是起了斑斑点点。

上身清理干净了,然后是后?#24120;?#27604;起韩家人避之不及,光叔?#25104;?#22914;常,比起韩家子女孝顺多了。

换上寿衣后,光叔开始给韩老爷整理仪容,他手?#34892;┒叮?#25282;过老爷子的眼皮和嘴巴。

“合上了,老东西总算闭眼了。”痞气的黄毛叫了一声,被雍容?#20061;?#30634;?#25628;郟?#25289;到了身后。韩家人松了口气,面上甚至带了笑。

屋内嗤啦一声,忽地陷入黑暗,居然跳闸了。

一片漆黑中,韩家人发出惊慌的叫声。本来空调吹的暖暖的病房,忽地气温骤降十几度,冻得人哆嗦,一缕阴风卷起,吹的人背脊寒凉。

“爸,爸,你?#29028;?#36208;,别来祸害我们啊。”

阴冷中,唯有一缕香气沉浮飘荡,凝而不散。

我迅速退到墙角,看向韩老爷子的尸身,一缕白气冒出来,隐约像是个人形,却十分不稳定。香气飘荡,将白气一裹,变得镇定平稳。

韩老爷子?

白气人形朝我点点头,抬手指了指床下,然后?#31181;?#21521;了他的大儿子。他嘴皮子动动,?#36335;?#24819;要说什么。最终一声喟叹,消失在空气里。

嗤啦,病房里变得亮堂起来,韩老爷?#29992;?#30446;安详,总算是上路了。

书评(1)

1/500发表

湖北30选5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