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盗墓> 白纸迷局> 第九章?这是她的报应

第九章?这是她的报应

作者:扶匪更新时间:2019-03-28 00:08字数:2243

“这件事情,你还是让何云郅来做吧”中山装男人前脚离开,那个看起来颇为严肃的正装男人也就起身离开了,只是起身离开时,和伏葵?#30423;?#19968;句话,语气里似乎有失望的意思。

断指佐起身示意送别了那二位之后,也和沈氏姐弟?#30423;思?#21477;,便离开了,我看着断指佐,心里忍不住感慨,连断指佐都要起身相送的人……,我应该是见到了一般人见不到的大人物,可惜我却没认出来他们到底是谁。

中山装男人走到了一旁的走廊之后,便和一旁的正装男说道“鈡鈺啊,我看他不像是装的?#34180;?/p>

“我也这么觉得,但是,尾爷,您不觉得他的脸,有点太奇怪了么?并且之前我调查了一下他,他的身份是土蜘蛛没错,但是除了文字信息,任何图片信息都没有”鈡鈺的话里,带着满满的困惑和质疑,他总感觉有问题。

而尾爷只是笑了笑,随即说道“?#34892;?#20154;,是不会活在照片里的,你我年轻时,不也是这样么?虽然那个小九在他身边,?#36824;?#20063;不难猜测,如果仅仅只是因为容貌相似,小九缅怀故人,似乎无可厚非,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想的太多太过了?#34180;?/p>

“尾爷说的是”鈡鈺心里明白,尾爷是在说自己,也在含沙射影的说他们所有人。

现在的局面,似乎对我和小九很不利。

沈氏姐弟自然是不用说的,从一开始,他们就和小九不对付,这个伏葵看我们的眼神也是恨不得往我们头顶上插刀子,跪着的假经理倒是对我笑了笑,但是这个笑容我只想一拳打碎,别无他想。

“既然人都散了,我们也走吧”这个时候还不跑的话根本就是?#24213;?#22909;么?所以我赶忙拉着小九作势就要离开。

但是,伏葵显然不会让我们这么轻易的离开,他说道“白先生九小姐请留步?#34180;?/p>

“你还有完没完了你?”小九终于忍不住了,一转身便似乎想要叫嚷着冲上去揍他一顿。

只见伏葵对小九应该是?#34892;?#29702;阴影,赶忙后退了一步,接着又?#39318;?#38215;定的说道“咳咳,那个,为了证明你们的清白,我必须搜查一下?#34180;?/p>

“什么意思?还要搜身了你这是?愚园的人就……”还没等我义愤填膺的叫嚣完人权,我就忽然看到了我身边的顾九很是麻溜的?#20005;?#20102;卫衣。

等会?这情况不对啊?我刚刚还想着呢,小九一个姑娘家大庭广众之下被搜身,那得多尴尬啊,所以准备给小九脱身,大不了搜查我呗,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可,现在的情况似乎?#34892;?#20559;离了我的设想,小九竟然主动脱起卫衣了?

只见小九?#20005;?#20102;卫衣,她里面穿着黑色的贴身工字背心,只是,这个时候我没?#34892;?#24605;去关?#30007;?#20061;到底哪里还能够藏下九章玉牌了,我只有一个感觉。

震惊。

似乎除了小九的脸和手,她的上半身本该裸露的皮肤全部都缠满了绷带,虽然只是薄薄一层,但是看起来却给人一种木乃伊式的震撼。

她为什么要缠绕这么多绷带?是特殊癖好?还是……,受伤?

看这个绷带的面积,怕是她所有的皮肤都已经荡然无存了吧。

“哪,这是?#21482;?#36825;是钱包,没了,鞋子里藏不下,我的裤子紧身的,你也看的出来,头发里也不可能,怎么样?”小九似乎完全不在乎我们四个人因为她身上的绷带而吃惊,她只是挑着眉毛说罢之后,见伏葵不说话,顺势就一边解开绷带一边说到“九章玉牌厚度为一厘米,我的绷带里根本不可能有,你看,对不对??#34180;?/p>

而当哀酒解开绷带之后,我们几个竟然默契的倒吸一口凉气。

她没有解开全部的绷带,只是解开了手臂上的一点,我刚刚还在想,小九是不是经历过什么大火之类的,皮肤灼伤了,但是我错了,如此近距离之下,我能够清晰的辨认出来,那是刀疤。

虽然这个刀疤看起来和皮肤一样平滑,但是红褐色的色素沉淀,也足够让我触目惊心。

她身上的刀疤并非是一条直线一条直线那样的,而是有横竖撇捺,看起来似乎是某种图腾或者文字,刀口直切尚且能够让人疼痛难忍,更别提这种一?#26029;?#21435;还要在肉里拐弯……,我光想一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看绷带的面积,她的小腿肯定也有,如果我没有猜测错,这种图案,应该是覆盖了她全身百分之七十甚至到八十的面积,如果每一处都像这样的话,这是一种怎样的切肤之痛?这踏马和古代的凌迟之刑有什么区别?

她到底得罪过什么人?身上会有这样的疤痕?

似乎有那么一瞬间,我明白过来为什么小九一副看起来什么都不怕的样子了,在这样的鬼门关里头经历这样的凌迟,肉体和心灵上的疼痛承受度,似乎已经达到一个一般人前所未有的程度了。

“她……”沈夜原本是别开眼睛的,毕竟大庭广众之下一个姑娘脱衣服,他身为男人本该回避,只是因为哀酒身上的绷带看起来实在是太过吸引人……,并且,沈夜怎么样也没有想到,绷带之下的皮肤,竟然是这样的一副模样。

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浑身上下的皮肤布满了疤痕,?#26049;?#19968;般的女孩子身上,恐怕已经崩溃了。

而沈娮卿似乎也?#34892;?#19981;忍心看哀酒,她别开眼睛,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不好的往事,好像和这个小九有关的,就没有一件不让沈娮卿感伤的。

沈娮卿知道沈夜疑惑,随即便三言两语解释道“那是她自作孽,怨不得别人?#34180;?/p>

“为什么?明明她以前……”沈夜的话还没有说完,沈娮卿就忽然握住了他的手,接着便看着沈夜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因果?#21482;兀?#36825;是她的报应?#34180;?/p>

“你……,你赶紧包上吧,那个伤口,还有你的衣服,衣服”伏葵似乎是?#34892;?#19981;好意思,他?#34892;?#25903;支吾吾的说着,一边还捡起了小九之前丢在地上的卫衣递给了小九。

他?#34892;?#21518;悔了,后悔自己这样的做法,实在是?#34892;?#36807;份,虽然之前他伏葵因为阻拦小九的去路被小九打到下不来床过,但是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他不应该如?#24605;?#20167;,并且还用这样小孩子气,甚至可以说是卑劣的方法来进行“报复?#34180;?/p>

虽然伏葵不了解小九,但是小九这样身手的人,能够受这么重的伤,肯定是经历了什么惨痛的过程,她说到底?#36824;?#26159;一个小姑娘,自己这么为难一个小姑娘,实在是有点太过分了,所以伏葵赶忙示意小九和我人可以离开了。

书评(0)

1/500发表

    湖北30选5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