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城怪談之山鬼

鬼姐姐聊齋城怪談之山鬼
聊齋城怪談之山鬼作者:杳嫣更新時間:2018-10-18 16:48:00字數:2153

聊齋之城,山東省淄博市,至今依舊流傳著許多的傳說。雖然清代蒲松齡作書記載了許多故事,但仍然有他未曾記錄,甚至未曾聽過的傳說。

在淄博市某個縣,某個叫周莊的村子里,就出現了這樣的一個怪事。周莊里的人大部分都姓周,只有幾乎是外姓,據說當年都是一個祖宗,也沒有什么親疏之分。但是隨著時的流逝,許多家庭的關系變得淡了,不過不影響大部分老人把周莊的所有人當做家人。村子里有什么大事情,一定是周姓人家起頭,幾戶外姓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

馮鞏一家是周莊里少有的外姓的人家,當莊里開會決定一起出資修一條公路時,根本沒有問馮鞏一家的意見。修路原本是好事,可是這條路偏偏經過馮家的土地,而且正好從馮鞏早逝的母親的墳上經過。馮鞏的爹,馮老頭知道后,氣不打一處來,回家拿著拐杖就問馮鞏:“你娘的墳都要被人給占了,你還在這干嘛?”馮鞏并不知道這件事情,趕緊跑到村委會一問,沒想到村長周記喜趾高氣揚,看都不看他一眼,說:“風水先生說了,那是風水之地,要么你把你娘墳遷了,要么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

馮鞏沒上過幾天學,在這個周家當大的村子里他不知道該怎么辦,也不知道該找誰主持公道,不管是誰都向著周家說話。馮老爹氣不過,從早上到晚上都守在村委會的門口,水不喝飯也不吃,一副以死相逼的樣子。馮鞏勸不住父親,又沒有辦法阻止周家人,兩頭為難。

不過還是出事了,馮鞏正準備遷墳,這時候有人急急忙忙的來通知他:“你快去看看你爹吧,他昏倒了。”原來馮老爹和周記喜起了沖突,一氣之下急火攻心,本來年紀就大了,馮鞏還沒趕到,老爺子就咽氣了。

馮鞏就算再窩囊,也是條漢子,沖進村委會就要和周記喜拼命。周記喜怕了,躲起來不敢見馮鞏,派人出來勸馮鞏:“大兄弟,你還沒娶妻生子,萬一出事了你們馮家怎么辦?你爹已經出事了,你……兄弟,我勸你先作罷吧。”

馮鞏一聽,也是頗有道理。他一個人不僅僅拼不過周記喜,也拼不過他身

后的周家勢力,只能夠暫且忍氣吞聲了。

對馮鞏而言,好消息就是這么一出事,村子里再也不敢提修路的事情,馮鞏母親的墳算是保住了。馮鞏再傷心,再難過,也得把馮老爹給安葬了。說來也是一樁奇怪的事情,馮老爹下葬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差點就埋不了了。馮鞏的眼淚混在大雨里無聲的流下來,他埋下第一把土的時候,一道雷就打了下來。周莊不少來幫忙的人都害怕了,加快速度把馮老爹的儀式完成了。

奇怪的事情還有很多,比如馮鞏之后的運勢竟然變得驚人的好起來,他上山干活時遇到了一個迷路的女人,長得身段婀娜姿色出眾,就跟著他回家了。女人住了幾天,就對馮鞏說自己喜歡上了他,一定要嫁給他不可。馮鞏不相信,可是女人一再堅持,村里人也知道了馮鞏有一個叫越秀的老婆了。馮鞏和越秀結婚之后,越秀的肚子非常爭氣,十月懷胎生下來一個男孩,村里人都叫他馮小。

越秀也越來越奇怪了,生下馮小之后,她再也不許馮鞏和她同床。越秀甚至要求自己一個人一間房,不許馮鞏在晚上到她的房間里來。馮鞏雖然十分不解,但是他向來對越秀很尊重,二來越秀還說,這是為了他死去的爹,也就是馮老頭,為了他們馮家好。馮小晚上倒是和越秀一起,有時候也和馮鞏一起。馮鞏也不過問,直到有一天,馮小跑到馮鞏的房間里,扯著馮鞏的衣服,說:“爹,我不想和娘一起睡覺了。”

這時候的馮小才三歲,說話并不清楚,沒有邏輯。馮鞏問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只聽馮小說:“娘不是人,不是人啊。”馮鞏訓斥兒子:“別胡說,特別是到了外面,這話絕對不可以說。”馮小還不懂事,但勝在聽話,聽馮鞏這么一說,他也就沒有再說。

回頭說這馮鞏,被這個兒子一說,本來就有點兒懷疑越秀的身份,這下就更加的好奇了。可是又不能直接問越秀。這時候又快到馮老頭的祭日了,為老人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沒有完成,馮鞏每天在外邊賺錢,家里和祭日那邊都靠越秀一個人打理,這時候公然懷疑越秀,怎么樣都說不下去了。

越秀這時候也有點察覺到了父子兩的不對勁,晚上吃飯的時候,放下筷子:“啊鞏,爹的祭日的事情我都安排得差不多了,米缸里米也還有,兒子過冬的衣服我也做好了,還有你破的衣服我也補好了。你……”

“越秀,好好的你說這些做什么?”馮鞏大吃一驚。村子里雖然也有不好的說法,說越秀絕對不是人,是山上的精怪變的,要把越秀趕出去。難道越秀聽到了這些話不成?

“吃飯吧,”越秀說。

過了幾天,到了馮老頭的祭日。一家人一大早就到了墳前,剛剛擺好東西,這時候周記喜出現了。馮鞏意識到不對勁,護住妻兒,問:“你怎么來了。”

“是我叫他來的,”越秀說:“周記喜你不是懷疑我的身份嗎?我告訴你,我的確不是人。我是原本住在這山上的山鬼,現在已經修成正果,今天就要離開馮家,你要是以后敢對馮家不敬,你就活不到天亮!”

越秀話音剛落,變成了一縷煙,煙里慢慢的獻出一個人形,長頭發,仍舊是那張臉,披著樹葉做成的衣服。不過好像周記喜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東西,跪在地上就磕頭,說:“不敢了。”

越秀又說:“啊鞏,原本你我本無緣,你把你爹葬在這里,讓我和你爹有了交集。你爹是好人,托我照顧你,現在我的任務完成了,也該有了。以后我們的兒子,就拜托你。”

馮鞏沒有回過神,越秀就不見了,周記喜還在磕頭,一直磕到頭破流出血,差點暈過去才停下來,算是他的懲罰。

本故事獨家授權【鬼姐姐】網站發布,更多免費鬼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姐姐】

超人氣吐血推薦,人氣指數:★★★★★★★

畫陰人

我當仵作那些年

作者:杳嫣標簽:最恐怖鬼故事靈異鬼故事真實鬼故事短小鬼故事民間鬼故事

不要亂丟垃圾<<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嚇人下一篇 >>聊齋城傳說之黃鼠狼報仇

  • 36.60.146.*說:
    胡說八道的幻想!現實就是動刀子才能解決2018-10-22 11:26

湖北30选5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