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短篇故事> 屋里的幽靈

屋里的幽靈

作者:klgg1110更新時間:2018-10-19 07:11字數:4232

劉龍宇最近老是感覺家里怪怪的,晚上睡覺的時候,他老覺得有人在床邊站著看他似的。

而且,白天他在家的時候,時不時會聽到客廳有人走動的聲音,有時“嘩”的一下東西就掉地上。

這樣子持續了一個星期,他工作太忙,又因為和小萍吵架,就沒有將事情放到心上。

最近到了房屋銷售旺季,他為了拼業績白天上班,晚上還要加班,甚至連中午飯有時候都沒有時間吃。

不過,努力付出是有回報的,他的老客戶見他為人熱忱實在,就給他介紹了一個新客戶。

這新客戶是個有錢的金主,劉龍宇沒有多費什么口舌,一套四居室的售房合同就簽到手了。

過了兩個月,這個新客戶打電話過來,還沒有待劉龍宇開口,對方就嚷道要退房子,問清了緣由,他才知道對方剛搬東西進去,就撞到不干凈的東西。

客戶買房,最在乎的就是能否住得安心,劉龍宇在電話里一頓裝孫子,再三承諾給他解決這個問題,并強調這套房子是公司新開盤最好的一套。

跟對方好說歹說,劉龍宇感覺喉嚨都快要冒火,對方才松了口,說只要能解決好這個問題,房子就不退了。

他在洗手間洗了個臉,又用水龍頭沖了頭頂的短發,利落地甩了甩,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感覺既熟悉又陌生。

五年,他來這個城市已經五年了。

高考失利之后他上了一所三流大學,實習時做了車行銷售,泡沫經濟上漲時期轉行做了房地產,成為了萬千銷售冠軍夢里的一個售樓業務。

一做就是五年。

在這個行業里,他見識到的人也多,有人辛苦一輩子都困在買房上,而有的人動下手指頭就能讓房價漲了又漲。

這兩者就像玩游戲一樣,一個被玩,一個玩,而劉龍宇屬于前者。

他也需要一套房子,可他的努力總是追不上房價上漲的速度。

他使勁揉了下棱角分明的臉,心道:“這房子成了可是有五六萬的傭金,就算是要我下跪叫爺爺,也不能退了!”

對撞鬼碰邪祟這種事情,他多少還是信幾分的,挖地建樓遇鬼的事情,他聽過好幾回。

他有個朋友,喜歡結交山門里的人,于是,給他介紹了一個會看風水懂術法的老道士。

老道士六十多歲的樣子,一身休閑裝扮,唯一能顯示身份的不同,就是下巴上的一小撮山羊胡。

劉龍宇也不跟他客氣,兩人到了約定好的小區樓下,一起進了電梯。

售出的那套四居室在十樓,出了電梯后,劉龍宇沒有由來的感覺涼颼颼的。

客戶將鑰匙給了劉龍宇后就走了,走前說三天解決不了事情,房子必須得退,劉龍宇連連點頭哈腰說是。

老道士進了屋子轉了一圈,隨口說道:“年輕人啊,不容易啊!”

劉龍宇出于客氣和禮貌,笑著說:“都不容易,大師,看出什么來了嗎?”

老道士捏著下巴上的羊角胡,將房間到處仔細看了一遍,說道:“問題不大,這樓是之前舊樓推了改建的吧?”

劉龍宇想了下,點了點頭,確實是這樣。

這塊地方之前是一個加工廠,后來城市規劃,政府要求遷廠,幾經轉手建成了民住的小區。

老道士朝客廳的上空看了看,那里飄蕩著青色的一團,這些劉龍宇是看不到的。

“你讓這房子的主人請具佛龕放家里,背靠墻壁,由廳向外擺放,大門兩邊安上門神專用的微型香爐,初一十五兩天,佛龕和兩邊香爐各上一支香。”

“就這樣?”劉龍宇愣了愣,本來以為需要做法驅鬼,卻沒有想到事情這么簡單。

“當然就這樣,難不成你還以為有鬼不成?”道士嗆聲道,背對著劉龍宇,沒有看到他臉上泛起的尷尬神色。

“大師,這房子是什么問題呢?能不能點撥一二?”劉龍宇跟著道士出來后,忍不住問道。

“每一個建筑,簡單的說房子完成后,日子一久,居住人的周身氣場會形成房靈,你們這棟樓在初建的時候沒有請法事,造成之前的房靈滯留,新人住進來,房靈發現氣場不同,便會尋釁滋事,供奉了門神后,它們自己就會離開了......”

老道士見他虛心受教,便不由多講了幾句。

“大師,為什么不將這房靈收了呢?這樣子絕了后患不是更好?”劉龍宇問道。

“后生,得饒人處且饒人,萬物皆有命,它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又何必趕盡殺絕呢?”老道士看了眼劉龍宇,搖了搖頭,下了電梯后就徑自走了。

劉龍宇自覺說了不好的話,追上去后也沒有見到人影,于是將酬金給了朋友,轉交給了老道士。

客戶知道事情解決后,就沒有再說退房的事情,劉龍宇在電話里又將房子吹噓了一番,說只有房子格局好,房靈才會舍不得離開,只要好好供奉了門神,以后保證財源滾進云云。

一個月之后,客戶喜笑顏開地打電話給劉龍宇,說房子現在住著很好,等過幾個月就將東西全都搬進去,還讓人送了一籃子鮮花到公司,表示感謝。

劉龍宇看著洗手間鏡子里的自己,心里壓著的石頭終于落了下來,用手理了理頭發,給女朋友小萍打電話。

“哼,你先給我道歉,我再考慮原諒你!你說說你,這都過了多久才給我打電話,就知道忙忙忙!”小萍在電話那邊不滿地嚷道。

“好啦好啦,是我的錯,不應該那么久不給你電話,以后保證不會了!今天請你吃好吃的!”劉龍宇在電話里笑道,他知道自己忙著工作冷落了她。

小萍喜歡吃海鮮大餐,劉龍宇帶她去了附近的海鮮酒樓,兩個人吃了將近兩千塊,雖然有些心疼,但是看到小萍開心的笑容,他覺得值。

他們兩個實習的時候認識,那時他一窮二白,小萍也沒有嫌棄他。

后來他做售樓業務,經常加班到晚上凌晨,沒有業績,有的時候還是小萍接濟他,相濡以沫這么多年,他早已她當成了親人。

晚上一番云雨后,小兩口說了些甜蜜的話,算是和好如初,小萍覺得口渴,開門去客廳喝水,突然驚叫了起來。

劉龍宇沖出去開了燈,見小萍縮在一角,嚇得眼角都掛著眼淚,哆哆嗦嗦地指著桌子旁邊說:“有鬼......在桌子那里......”

他將桌子上下看了幾遍,也沒有看出什么,于是將小萍拉到懷里,小聲安撫道:“晚上沒開燈,你是看錯了,哪里有鬼呢?你看!”

他將桌子上的桌布掀開了給小萍看,還將整個屋子的燈都打開,寂靜的晚上,只有外面偶爾刮進來的風聲。

“那......那就是我,看錯了!”小萍受到驚嚇還沒有回過神來,小聲地說道。

劉龍宇將房子又看了一遍,安慰著懷里的小萍,他知道房子里確實有什么東西,他怕說出來再嚇到她。

他將小萍哄到床上睡著后,關了燈閉上眼睛,過了會兒,他聽到房間的門,輕輕的開了,然后一股冷氣吹到他的臉上,他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不知怎么就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大早,劉龍宇送小萍上班后,給朋友發消息,拿到老道士的電話后就撥了過去。

“大師,請你幫幫我,我家里好像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老道士約了時間下午過來,看到劉龍宇嚴肅的神情,羊角胡顫了顫,說道:“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劉龍宇聽后,沒有由來的生了氣,對著道士說道:“大師先幫我看看吧!”

他租的是半小區式的老公寓,一室一廳和一個廚房,里面的家具都是舊的,但是打掃的還是很干凈。

老道士在屋子里轉了一圈,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大師,我這房子怎么了?難道也是房靈?”劉龍宇見狀,有些著急地問道。

老道士拿起右手,五指合在一起,形成手掌,放到眼前擦過,又朝屋子掃了眼,在桌子邊停了下來。

“你家里現在還有哪些親人?”老道士開口問道。

“我家里現在就我一個,怎么了?”劉龍宇先是有些落寞地低下頭,隨即抬頭問道。

老道士又嘆了口氣,他打開一個瓶子,倒了點冰涼的東西擦到劉龍宇的眼睛上,說道:“你自己看吧!”

劉龍宇睜開眼,感覺屋子比之前顯得更加明亮,這時,他看到他的桌子邊上,背對著他坐了一個老人,他一時沒有忍住,嚇得驚叫了出來。

那老人也奇怪,聽到叫聲也沒有回頭,嘴里絮絮地不知道在念著什么。

劉龍宇壯著膽子,向前走了幾步,走到老人的面前,看到她的面孔后,叫了出來,這人居然是他過世一年的母親!

“媽......?”劉龍宇有些不敢相信。

老人這時好像聽到了什么,慢慢抬起頭來,看到兒子正看著自己,于是“呵呵呵”傻傻地笑了出來。

好像是被觸到了心里的軟肋,劉龍宇伸出手抱著母親,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心里突然涌出百般滋味。

一年前,他正在跟客戶談房子的事情,母親給他打電話,在里面問他:“兒子呀,什么時候回來啊?”

因為和客戶談的不愉快,他有些不耐煩的回道:“媽,我現在正忙著呢,改天,改天有時間就回來!”

他那個時候不知道,母親已經得了老年癡呆,記憶越來越差,有時候剛打了電話,過不了幾分鐘又打,他心煩了就吼道:“不是說了嗎?改天,改天有時間就回來!”。

后來,他母親給他打電話的時候就越來越少,最后一次是李木匠打過來,卻是告訴他母親出車禍過世的消息。

他出生沒有幾天,父親就出礦死了,母親含辛茹苦,一人把他拉扯大。

高中的時候,他母親跟村子里的李木匠好上,他那個時候慪氣,為了顧及他的感受,他們二人就沒有辦酒席。

后來,在外面忙著工作,連著三年沒有回家,一直等到母親過世,他才知道自己虧欠了母親太多。

“人鬼殊途,你有什么話要說就說吧,她在這陽間呆的時間越久,去了陰間受的苦就越多!”老道士在旁邊說道。

“媽,我是龍宇,你看著我,我是龍宇,媽!”劉龍宇哭著說道,但是母親就是一直傻笑著,沒有任何其他的反應。

“老人有老年癡呆,讓她陪你最后一晚上吧,明天早上我過來帶她走!”道士說完就走了。

看著母親那憔悴的面容,劉龍宇有些不忍地用手摸了摸,他母親死時本來就只有五十歲,可是現在看來,就像六七十的老人,母親為他吃了太多的苦。

第二天,老道士在天還沒有亮就來了,劉龍宇將老道士讓進門,突然跪在地上,哭道:“大師,求求你,你就讓我母親在人間再呆幾天吧!”

“你這后生怎么就不聽勸呢,你母親死了,本就是陰人,偷偷跑出來,時間越久,回到陰間受到的苦楚就越多,你若是不放手,將來她轉世為人都是問題!”老道士微微怒道。

“大師,就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劉龍宇抬起頭哭著問道。

“你母親因為執念,從陰間跑出來,就是為了見你一面,生的時候你不好好珍惜,現在死了,你執著有什么用呢,放手吧,不然她會入不了輪回的!”

老道士將劉龍宇扶起來,聲音略微柔和了些道:“本來呢,你這房子風水格局上容易招邪,你母親過世一年,也算是老鬼,在這里幫你擋了不少邪祟,守了你幾個月,也夠了!”

劉龍宇看著母親癡呆的笑容,眼淚忍不住掉下來,臨走時,母親好像想到什么,一臉急切地轉過頭來問道:“兒子啊,改天,改天是哪天啊?”

“媽!”劉龍宇一下子跪在地上,痛哭起來,心中悔恨不已。

“這屋子今后就不要住了,這里的房靈你壓不住,要不是你母親,你現在可能就躺在醫院了!”老道士說完后,便帶著他母親離開了。

劉龍宇擦干眼淚,聽了老道士的話,不久后將房子退了,跟女朋友小萍又重新租了個新房子。

半年后,小萍懷孕,兩個人將之前的積蓄拿出來,付了首付,在城郊買了一套三居室。

沒有過多久,劉龍宇將老家的李木匠也接了過來,一家人有老有小,過著簡單而幸福的生活。

本故事獨家授權【鬼姐姐】網站發布,更多免費鬼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姐姐】

超人氣吐血推薦,人氣指數:★★★★★★★

畫陰人

我當仵作那些年

書評(3)

1/500發表

  • 183.199.39.*

    好開頭!好結局!強

    2019-03-02 15:30舉報回復0

  • @

    給作品打賞100鬼幣

    2018-11-15 23:42舉報回復1

  • 113.5.3.*

    難過噢,子欲養而親不在

    2018-10-22 22:35舉報回復0

湖北30选5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