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故事> 屋里的幽灵

屋里的幽灵

作者:klgg1110更新时间:2018-10-19 07:11字数:4232

刘龙宇最近老是感觉家里怪怪的,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老觉得有人在床边站着看他似的。

而且,白天他在家的时候,时不时会听到客厅有人走动的声音,有时“哗”的一下东西就掉地上。

这样子持续了一个星期,他工作太忙,又因为和小萍吵架,就没有将事情放到心上。

最近到了房屋销售旺季,他为?#20284;?#19994;绩白天上班,晚上还要加班,甚至连中午饭有时候都没有时间吃。

不过,努力付出是有回报的,他的老客户见他为人热忱实在,就给他介绍了一个新客户。

这新客户是个有钱的金主,刘龙宇没有多费什么口舌,一套四居室的售房合同就签到手了。

过了两个月,这个新客户打电话过来,还没有待刘龙宇开口,对方就嚷道要退房子,?#26159;?#20102;缘由,他才知道对方刚搬东西进去,就撞到不干净的东西。

客户买房,最在乎的就是能否住得安心,刘龙宇在电话里一顿装孙子,再三承诺给他解决这个问题,并强调这套房子是公司新开盘最好的一套。

跟对方好说歹说,刘龙宇感觉喉咙都快要冒火,对方才松了口,说只要能解决好这个问题,房子就不退了。

他在洗手间洗了个脸,又用水龙头冲了头顶的短发,利落地甩了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五年,他来这个城市已经五年了。

高考失利之后他上了一所三流大学,实习时做了车行销售,泡沫经济上涨时期转行做了房地产,成为了万千销售冠军梦里的一个售楼业务。

一做就是五年。

在这个行业里,他见识到的人也多,有人辛苦一辈子都困在买房上,而有的人动下手指头就能让房价涨了又涨。

这两者就像玩游戏一样,一个被玩,一个玩,而刘龙宇属于前者。

他也需要一套房子,可他的努力总是追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

他使劲揉了下棱角分明的脸,心道:“这房子成了可是有五六万的佣金,就算是要我下跪叫爷爷,也不能退了!”

对撞鬼碰邪祟这种事情,他多少?#25925;?#20449;几分的,挖地建楼遇鬼的事情,他听过好几回。

他有个朋友,?#19981;?#32467;交山门里的人,于是,给他介绍了一个会看风水懂术法的老道士。

老道士六十多岁的样子,一身休闲装扮,唯一能显示身份的不同,就是下巴上的一小撮山羊胡。

刘龙宇也不跟他客气,两?#35828;?#20102;约定好的小区楼下,一起进?#35828;?#26799;。

售出的那套四居室在十楼,出?#35828;?#26799;后,刘龙宇没有由来的感觉凉飕飕的。

客户将钥匙给了刘龙宇后就走了,走前说三天解决不了事情,房子必须得退,刘龙宇连连点?#39277;?#33136;说是。

老道士进了屋子转了一圈,随口说道:“年轻人啊,不容?#35013;。 ?/p>

刘龙宇出于客气和礼貌,笑着说:“都不容易,大师,看出什么来了吗?”

老道士捏着下巴上的羊角胡,将房间到处仔细看了一遍,说道:“问题不大,这楼是之前旧楼推了改建的吧?”

刘龙宇想了下,点?#35828;?#22836;,确实是这样。

这块地方之前是一个加工厂,后来城市规划,政府要求迁厂,几经转手建成了民住的小区。

老道士朝客厅的上空看了看,那里飘荡着青色的一团,这些刘龙宇是?#24202;?#21040;的。

“你让这房子的主人请具佛龛放家里,背靠墙壁,由厅向外摆放,大门两边安上门神专用的微型香炉,初一十五两天,佛龛和两边香炉各上一支香。”

“就这样?”刘龙宇愣了愣,本来以为需要做法驱鬼,却没有想到事情这么简单。

“当然就这样,难不成你还以为有鬼不成?”道士呛声道,背对着刘龙宇,没有看到他脸上泛起的尴尬神色。

“大师,这房子是什么问题呢?能不能点拨一二?”刘龙宇跟着道士出来后,忍不住?#23454;饋?/p>

“每一个建筑,简单的说房子完成后,日子一久,居住人的周身气场会形成房灵,你们这栋楼在初建的时候没有请法事,造成之前的房灵滞留,新人住进来,房灵发现气场不同,便会寻衅滋事,供奉了门神后,它们自己就会离开了......”

老道士见他虚心受教,便不由多讲了几句。

“大师,为什?#24202;?#23558;这房灵收了呢?这样子绝了后患不是更好?”刘龙宇?#23454;饋?/p>

“后生,得饶人处且饶人,万物皆有命,它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又何必赶尽?#26412;?#21602;?”老道士看?#25628;?#21016;龙宇,摇了摇头,下?#35828;?#26799;后就径自走了。

刘龙宇自觉说了不好的话,追上去后也没有见到人影,于是将酬金给了朋友,转交给了老道士。

客户知道事情解决后,就没有再说退房的事情,刘龙宇在电话里又将房子吹嘘了一番,说只有房子格局好,房灵才会舍不得离开,只要好好供奉了门神,以后保证财源滚进云云。

一个月之后,客户喜笑颜开地打电话给刘龙宇,说房子现在住着很好,等过几个月就将东西全都搬进去,还让人送了一篮子鲜花到公司,表示?#34892;弧?/p>

刘龙宇看着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压着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用手理了理头发,给女朋友小萍打电话。

“哼,你先给我道歉,我再考虑原谅你!你说?#30340;悖?#36825;都过了多久才给我打电话,就知道忙忙忙!”小萍在电话那边不满地嚷道。

“好啦好啦,是我的错,不应该那么久不给你电话,以后保证不会了!今天请你吃好吃的!”刘龙宇在电话里笑道,他知道自己忙着工作冷落了她。

小萍?#19981;?#21507;海鲜大餐,刘龙宇带她去了附近的海?#31034;?#27004;,两个人吃了将近两千块,虽然?#34892;?#24515;疼,但是看到小萍开心的笑容,他觉得值。

他们两个实习的时候认识,那时他一穷二白,小?#23478;?#27809;有嫌弃他。

后来他做售楼业务,经常加班到晚上凌晨,没有业绩,有的时候?#25925;?#23567;萍接济他,相濡以沫这么多年,他早已她当成了亲人。

晚上一番云雨后,小两口说了些甜蜜的话,算是和好如初,小萍觉得口渴,开门去客厅?#20154;?#31361;然惊?#36763;似?#26469;。

刘龙宇冲出去开?#35828;疲?#35265;小萍缩在一角,吓得眼角都挂着眼泪,哆哆嗦嗦地指着桌子旁边说:“有鬼......在桌?#24189;?#37324;......”

他将桌子上下看了几遍,也没有看出什么,于是将小萍拉到怀里,小声安抚道:“晚上没开灯,你是看错了,哪里有鬼呢?你看!”

他将桌子上的?#21862;?#25472;开了给小萍看,还将整个屋子的灯都打开,寂静的晚上,只有外面偶尔刮进来的风声。

“那......那就是我,看错了!”小萍受到惊吓还没有回过神来,小声地说道。

刘龙宇将房子又看了一遍,安慰着怀里的小萍,他知道房子里确实有什么东西,他怕说出来再吓到她。

他将小萍哄到床上睡着后,关?#35828;?#38381;上眼睛,过了会儿,他听到房间的门,轻轻的开了,然后一股冷气吹到他的脸上,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不知怎么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刘龙宇送小萍上班后,给朋友发消息,拿到老道士的电话后就拨了过去。

“大师,请你帮帮我,我家里好像有什?#24202;?#24178;净的东西!”

老道士约了时间下午过来,看到刘龙宇严肃的神情,羊角胡颤了颤,说道:“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刘龙宇听后,没有由来的生?#20284;?#23545;着道士说道:“大师先帮我看看吧!”

他租的是半小区式的老公寓,一室一厅和一个厨房,里面的家具都是旧的,但是打扫的?#25925;呛?#24178;净。

老道士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大师,我这房子怎么了?难道也是房灵?”刘龙宇见状,?#34892;?#30528;急地?#23454;饋?/p>

老道士拿起右手,五指合在一起,形成手掌,放到眼?#23433;?#36807;,又朝屋子扫?#25628;郟?#22312;桌子边停了下来。

“你家里现在还有哪些亲人?”老道士开口?#23454;饋?/p>

“我家里现在就我一个,怎么了?”刘龙宇先是?#34892;?#33853;寞地低下头,随即抬头?#23454;饋?/p>

老道士又叹了口气,他打开一个瓶子,倒?#35828;?#20912;凉的东西擦到刘龙宇的眼睛上,说道:“你自己看吧!”

刘龙宇睁开眼,感觉屋子比之前显得更加明亮,这时,他看到他的桌子边上,背对着他坐了一个老人,他一时没有?#22871;。?#21523;得惊叫了出来。

那老人也奇怪,听到叫声也没有回头,嘴里絮絮地不知道在念着什么。

刘龙宇壮着胆子,向?#30333;?#20102;几步,走到老人的面前,看到她的面孔后,叫了出来,这人居然是他过世一年的母亲!

“妈......?”刘龙宇?#34892;?#19981;敢相信。

老人这时好像听到了什么,慢慢抬起头来,看到儿子正看着自己,于是“?#21595;呛恰?#20667;傻地笑了出来。

好像是被触到了心里的软肋,刘龙宇伸出手抱着母亲,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心里突然涌出百般滋味。

一年前,他正在跟客户谈房子的事情,母亲给他打电话,在里面问他:“儿子呀,什么时候回来啊?”

因为和客户谈的不愉快,他?#34892;?#19981;?#22836;?#30340;回道:“妈,我现在正忙着呢,改天,改天有时间就回来!”

他那个时候不知道,母亲已经得了老年痴呆,?#19988;?#36234;来?#35762;睿?#26377;时候刚打?#35828;?#35805;,过不了几分钟又打,他心烦了就吼道:“不是说了吗?改天,改天有时间就回来!”。

后来,他母亲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就越来越少,最后一次是李木匠打过来,却是告诉他母亲出车祸过世的消息。

他出生没有几天,父亲就出矿死了,母亲含辛茹苦,一人把他拉扯大。

高中的时候,他母亲跟村子里的李木匠好上,他那个时候怄气,为了顾及他的感受,他们二人就没有办酒席。

后来,在外面忙着工作,连着三年没有回家,一直等到母亲过世,他才知道自己亏欠了母亲太多。

“人鬼殊途,你有什么话要说就说吧,她在这阳间呆的时间越久,去了阴间受的苦就越多!”老道士在旁边说道。

“妈,我是龙宇,你看着我,我是龙宇,妈!”刘龙宇哭着说道,但是母亲就是一直傻笑着,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

“老人有老年痴呆,让她陪你最后一晚上吧,明天早上我过来带她走!”道士说完就走了。

看着母亲那憔悴的面容,刘龙宇?#34892;?#19981;忍地用手摸了摸,他母亲死时本来就只有五十岁,可是现在看来,就像六七十的老人,母亲为他吃了太多的苦。

第二天,老道士在天还没有亮就来了,刘龙宇将老道士让进门,突?#36824;?#22312;地上,哭道:“大师,求求你,你就让我母亲在人间再呆几天吧!”

“你这后生怎么就不听劝呢,你母亲死了,本就是阴人,?#20302;?#36305;出来,时间越久,回到阴间受到的苦楚就越多,你若是不放手,将来她转世为人都是问题!”老道士微微怒道。

“大师,就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刘龙宇抬起?#25151;?#30528;?#23454;饋?/p>

“你母亲因为执念,?#21491;?#38388;跑出来,就是为了见你一面,生的时候你不好好珍惜,现在死了,你执着有什么用呢,放手吧,不然她会入不了轮回的!”

老道士将刘龙宇扶起来,声音略微柔和了些道:“本来呢,你这房子风水格局上容易?#34892;埃?#20320;母亲过世一年,也算是老鬼,在这里帮你挡了不少邪祟,守了你几个月,也够了!”

刘龙宇看着母亲痴呆的笑容,眼泪忍不住掉下来,临走时,母亲好像想到什么,一脸急切地转过头来?#23454;潰骸?#20799;子啊,改天,改天是哪天啊?”

“妈!”刘龙宇一下子跪在地上,痛哭起来,心中悔恨不已。

“这屋子今后就不要住了,这里的房灵你压不住,要不是你母亲,你现在可能就躺在?#30342;?#20102;!”老道士说完后,便带着他母亲离开了。

刘龙宇擦干眼泪,听了老道士的话,不久后将房子退了,跟女朋友小萍又重新租了个新房子。

半年后,小萍?#21507;校?#20004;个人将之前的积蓄拿出来,付了首付,在城郊买了一套三居室。

没有过多久,刘龙宇将老家的李木匠也接了过来,一家人有老有小,过着简单而幸福的生活。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23458;?#31449;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33805;觶?#20154;气指数:★★★★★★★

画阴人

我?#24517;?#20316;那些年

书评(3)

1/500发表

  • 183.199.39.*

    好开头!好结局!强

    2019-03-02 15:30举报回复0

  • @

    给作品打赏100鬼币

    2018-11-15 23:42举报回复1

  • 113.5.3.*

    难过噢,子欲养而亲不在

    2018-10-22 22:35举报回复0

湖北30选5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