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短篇故事> 死亡記憶物語

死亡記憶物語

作者:鈴鐺鹿更新時間:2018-10-18 22:11字數:3775

我變成鬼的第二十天,終于回想起了生前的大部分記憶。

可以說我短暫的22年還是挺平淡的。

父母開了個店賣瓷器,生活還算小資,畢業后家里給付了首付買了房子,又因為上班不方便買了輛十萬的車代步。

小學到大學也一帆風順,雖沒有上985,211名校,卻也不差。

尤其是認識了我的哥們肖然,從大一到畢業我們天天吃喝拉撒都在一起,如果不是我女友墨墨的出現,我甚至會懷疑我倆就這樣能過一輩子。

除了有一點,我心臟不太好,所以從小就不敢做激烈運動,這也使我每次跟他倆去游樂場時只能當個看包的。

我蹲在馬路中央看著車流不斷通過我的身體卷起的灰塵陷入了沉思。

雖然仍穿著記憶最后跟墨墨約會時的衣服,我卻怎么也想不起我到底怎么死的。

在蹲到昏黃的路燈接連亮起的時候,我摳了摳地上的土,望著穿過泥土卻絲毫沒有挪動它半分的手指又發了會呆,這才站起來朝家里走去。

當鬼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飛。

我唯一能確定自己存在的原因就是可以感受到風的流動,能隨風而飛這點讓我在接受死亡這件事實后低落的心情有了一點好轉。

“真他媽酷。”我心里暗道。

從墻壁直接穿到家里,我看了看空蕩蕩的客廳,一聲“媽”差點脫口而出,但我知道我是發不出聲音的。

廚房發出叮叮當當切菜的聲,我鉆進去一看,好家伙,我媽正在做我最愛的酸菜魚,咕嘟咕嘟冒熱氣的鍋里辣椒酸菜滿滿的,軟白的魚肉在濃湯里打滾,已經當了鬼的我回憶起那種味道都忍不住想起死回生。

扭頭看了看正在忙活的我媽,嗯,是瘦了。

往日跟我爸一起笑我媽肚子上的游泳圈,我媽總會白我們一眼又沖我嚷嚷:“沒良心的狗崽子,還不是生你生的。”

這下好了,生我的時候長得肉,死了我都帶走,嘿。

盯著老媽把飯端上桌,又盛了三大碗米飯,然后對著臥室喊:“他老子,吃飯了!”

我飛到飯桌邊輕飄飄的坐下,感覺到旁邊也坐了人才扭頭看,“爸,少喝點,不然痛風又得犯。”我心里默默嘀咕。

我爸這人哪都好,就是犟,喝酒腳疼偏不改,我跟我媽好說歹說,沒用。

等看著我爸把酒拿起來又重重放下,我滿意的點了點頭,對嘛,我不在你們就得自己照顧好自己,不然我在九泉之下也不安寧是吧。

陪爸媽吃完了這頓沒有話的晚飯,我溜出門,去找我女朋友。

我一直在控制自己不去想,但我還是忍不住的懷疑,我,是被墨墨殺的。

時間倒回我死的前三天,在肖然家門外籬笆后的小路上,我看到了一邊整理外套一邊從他家出來的墨墨和衣衫不整滿臉紅暈的肖然。

即使心里瘋狂暗示他們之間不可能,我手里剛買的啤酒鴨脖還是因為胳膊無力直接掉在地上......

畫面轉到我死的那天,下著初雪。

女生嘛,都愛浪漫,而跟墨墨交往了三年的我也被她教育的懂得女生喜好,于是在這一天我把墨墨約到了公園,想處理我們之間的誤會。

因為處在大東北,公園的湖都結了冰,小時候經常在上面打滑甚至鉆洞釣魚,于是我就在湖中心擺了幾個蠟燭,把墨墨拉了過去。

我還記得當時我問出那句,你為什么去肖然家時,墨墨驚慌無措的眼神。

記憶的最后,是遠處飛奔過來拉走墨墨的肖然,和我逐漸下沉的身體。

“好一對狗男女。”我恨恨的邊想邊罵。

自從變成鬼,我就知道我只有明白了自己死因才能離開,目前最大的可能就是我的女朋友綠了我跟我哥們肖然好了,而我意外落水,他倆一不做二不休放任我溺死。

坐在墨墨床上我聽著浴室水流聲又想到了我們相遇的場景。

我是大二遇到的墨墨,她是我的高中學妹,但一直只打過照面沒說過話。

直到在學校學生會面試,我第一眼就選中了她做我的干事,后來就近水樓臺先得月,水到渠成做了我女朋友。

而肖然吧雖然長得帥籃球打的好,卻一直沒找對象,所以就在我跟墨墨間當電燈泡,直到我死了才知道,這王八蛋是覬覦朋友之妻才單身的。

正想著墨墨就走出來,身上圍了個浴巾,沐浴后她的皮膚泛著蜜桃般的淺紅,頭發還滴滴答答的往地上滴水,我忍不住想起之前我們倆好不容易擺脫了肖然跟屁蟲去酒店共度春宵。

那晚的一切現在我都模糊了,只記得墨墨柔軟的身體和帶有撩人香氣的呼吸,想到這里忍不住要拿毛巾給她擦一下,卻沒辦法去觸碰。

“廢物,都綠毛龜了還惦記”我不爭氣罵自己。

既然把我害死了,心里總得有點愧疚吧,我看著墨墨背影,竟然對她怎么向我贖罪產生了一絲期待。

這時,墨墨手機響了,她猶豫了一下接了起來,因為頭發濕著按了免提,只聽熟悉又有點虛弱的聲音傳來:“明天他三七,你不要去了,我自己去。”

“你憑什么去,如果不是你,他也不會死!”墨墨兩眼立即紅了,狠狠說到。

聽了這話我心中騰的一下,這倆人咋還吵起來了,難道我不是被墨墨推到碎開的湖里溺死的?難道她是怪肖然見死不救?滿腦子疑問讓我又迷糊了。

只聽電話那邊肖然咳了幾下,又道:“對不起,是我的錯。”“你現在說有什么用?你個死變態!都是你害死郁非!”墨墨無法抑制的哭出聲。

肖然沉默了幾秒,緩緩道:“是,都怪我,我是變態,我害了你們,該死的是我。”說完,電話那頭只剩嘟嘟嘟的忙音。

完了,這混蛋不會干傻事吧,事情還沒弄清楚就以死謝罪不太好啊。

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哭的墨墨,我一跺腳鉆出窗外,飛快趕到肖然家,在離他家幾米開外,我就看到坐在窗臺上的人影。

我飛到肖然旁邊坐下,隨著他目光看向他握著的手機,鎖屏上是我跟他還有墨墨的合照。

那是一個月前我的生日,他倆瞞著我在酒吧包了場,一直嗨到躺在沙發睡到第二天中午才回家。

“小非……”肖然呢喃道。

我聽了打了個激靈,真想抽他一大嘴巴子,這老鐵就算搶了我女朋友也不用這么惡心我吧。

可聽到他低低的啜泣聲逐漸變大直到放聲哭泣時,我才徹底蒙了,殺人犯都這么多愁善感嗎?

正在思索時,身邊的人影突然消失,我一回神直接嚇呆,這人竟然跳樓了!

我連忙飛下去想用手去接,卻忘了我沒有實體,眼看著肖然摔在地上,鮮血從腦后徐徐涌出。我雙手控制不住地顫抖,挪著軟弱的步子朝他靠近。

我跪在肖然面前,把手抖著撫上他的臉,他仍有幾絲意識,原本逐漸暗淡的眼睛在我過來后突然有了光彩,似是可以看到我。

肖然吃力的抬起一只手,似是想碰我,卻又無力的放下。

我靠近他唇畔,聽到細碎的話語斷斷續續傳出:“你……來接我了……”

我搖了搖頭,按壓下心頭的不適。

“對不起……我沒能救你……既然你走了……我也隨你去吧……這樣,你就不寂寞了……”

我更加使勁搖了搖頭,想說什么卻發不出聲音。

在他意識消失的最后,我用唇語告訴他:“好好活著,你不是變態。”

肖然笑著閉上了眼睛,我焦躁的抬頭看向路兩邊,半夜整座城都在熟睡中誰也沒發現這場意外。

突然,我想到了自己可以控制風的流向,于是我用力氣,“咣!”一聲把一樓住戶廚房開著的窗戶合上。

只聽里面的人邊罵著“這什么妖風!”他們走到窗邊,看見躺著地上的肖然尖叫起來。

我滿意的癱坐在地上,感覺到力氣一點點的消失和破碎記憶一點點的復原。

我丟掉的不僅是死去那天的記憶,還有一些我刻意不愿想起的記憶。

墨墨到肖然家那天,我站在肖然家后的小路,聽到墨墨憤怒的質問肖然我生日那天喝醉了酒他為什么親我。

直到肖然低頭默認喜歡我的事實后墨墨控制不住的上去撕扯他的衣服,最后狠狠的甩了一句:“變態!”才扭頭離開。

而我也因為震驚和無法接受手里的東西撒了一地。

我死去的那天雖然下了雪,但湖面的冰并沒有凍嚴,當我站在上面對著墨墨指天發誓我對肖然沒有半分非分之想。

突然一聲脆響,冰面裂開了,我用全力把嚇呆住的墨墨朝外推了過去,而我卻因此掉入湖中。

遠處跟著我們的肖然見狀不好跑了過來,剛想拉我就被我吼道:“先把墨墨送到岸邊!”

肖然猶豫了一下便拼命拽著喊我名字的墨墨到了岸邊。

見到他們兩個安全后,我再也沒力氣支撐身體,緩緩沉入水里。

因為先天性的心臟功能不足,在感受到冰冷的湖水和巨大的水壓后,我沒能等到肖然救我便溺死在湖中。

當記憶潮涌而出后,我恢復了理智,想了想朝醫院飛去。

進入肖然的病房后就虛弱的靠墻坐下。

十幾分鐘后,門被推開,墨墨走了進來。

墨墨將手里的花插到花瓶,又走到窗戶邊打開窗透氣,望著外面湛藍的天空開口道:“你這樣他走了也不安心。”

靜默了片刻。

肖然淡淡的聲音響起:“我不會再做傻事了,他要我好好活著。”

墨墨轉身瞪著他:“你不要在胡說了,好好養傷,我過幾天來看你。”說完就朝門外大步走去。

我努力站起來,控制身體不搖晃后看了肖然一眼便追著墨墨離去。

墨墨微卷的長發因她步伐越來越快而左右搖擺。

我想起了生前她最愛環著我的腰,而當我撫摸著她頭頂時她卻像只小貓往我懷中鉆,不禁嘴角上翹。

直到快速走出醫院坐到外面的長凳上,墨墨仿佛卸下了偽裝,用雙手捂著臉,大顆大顆的淚珠從她手心滑落到胸前,濕透了衣襟。

“大騙子,說好明年帶我去海邊的。”嗚咽聲漸漸變大,“笨蛋,還說愛我一輩子,就這樣留我一個人還說愛我……”

我半跪在墨墨面前,想伸胳膊把她攬入懷中,想伸出手拭干她眼角的淚水,卻怎么也做不到。

“你知道我多想你嗎混蛋!”墨墨把頭埋入膝蓋。

我知道啊,在這個世界上,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

看著墨墨因為哭泣而抖動的肩膀和我逐漸透明的身體,我感到十分焦急。

直到想起我唯一能控制的風我才暗暗舒了口氣。

用僅剩的力氣吹地面的泥土,每動一下就會感到自己又輕盈很多,我知道自己沒有多少時間,只能集中注意盡快完成。

在身體徹底與空氣融為一體的時候,我看到墨墨抬頭看著地上的桃心先是驚訝然后四處尋找最后捂嘴笑著流淚的樣子,滿意的進入深沉的黑暗中。

從此以后,無論春雨夏陽秋霜冬雪,我會化作每一縷風,守候著你。

本故事獨家授權【鬼姐姐】網站發布,更多免費鬼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姐姐】

超人氣吐血推薦,人氣指數:★★★★★★★

畫陰人

我當仵作那些年

書評(16)

1/500發表

查看更多評論

湖北30选5网址